Native Design

Jump to content

HP: Re-inventing the inventor

如何彻底改造一个创新者?经过了几年的市场份额下降以后,惠普(HP)开始与我们合作,将设计放到他们业务的核心位置。从那以后,他们的产品范围得到了转变,市场份额也随之上升了 110%。

不久前,全世界预计了 PC 产业的终结。

《福布斯》的头条新闻曾是“是时候与你的电脑吻别了?”苹果公司主导市场,并且是行业中公认的唯一的真正玩家。PC 曾已终结。PC 万岁?

五年前,当首席执行官 Meg Whitman 将我们带入合作关系时,想让惠普公司与苹果公司在净推荐值上齐头并进,那在当时是无法想象的。然而,惠普通过革新自身业务在短时间内实现了这一点,并将创新、品质和创造令人满意的优质产品作为公司未来的内在精神。从本质上来说,这也是我们与惠普团队合作完成的所有作品的最根本结果。

革新转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而需要坚实的基础;因此,我们合作的第一阶段就是定义所有能够塑造未来产品的设计语言。以此为目的,我们开发了PHI——具有先进性(Progressive)、和谐性(Harmonious)、标志性(Iconic):一个用来统一品牌并为所有新产品开发提供战略的设计系统。从先进性开始,团队和公司都将重点集中在交付更好、更快、更高品质的产品上。紧接着便是和谐性,我们确保贯穿商业和消费部门的整个产品范围都具有凝聚性,且清晰易懂。最后,当所有前面的步骤都得到一贯地实施时,我们将目光转移到标志性上。

“我想留住世界上最优秀的设计公司,让他们来设计我们的产品” Meg Whitman 惠普公司首席执行官

Spectre x360 是结合了 PHI 各个方面的首个产品,并快速成为惠普所制造的最成功的产品,其销量是同类产品竞争者的 10 倍。这一重大时刻明确的证明了采用一个具有凝聚力的战略目标所能实现的是什么;它不仅向惠普,而且向整个行业展示了这一可能性。世界首个曲线的 34 寸一体机的创造更将这一可能性推进一步,毫无疑问地证实了惠普革新转型的真实性。

由于平板电脑和二合一产品一起获得了可观的市场份额,笔记本已被一度视为一个已经终结的产品范畴。但我们对 Spectre 的重建和重新设计改变了这一切。厚度为 10 毫米的 Spectre 是世界上最薄的笔记本电脑,售价在 2000 美元以上,远远超出了惠普过去所推出的任何一个产品。该产品在几个月内就销售一空。

2015 年,惠普游戏 PC 的营业收入为 8100 万美元。到 2016 年,引入 Omen 之后,这一营业收入增加了 621%。这一超凡转变的一切都因不间断地实现高品质、完整性及对细节的注重而成为可能。在惠普公司杰出的历史中,惠普产品第一次屡屡被描述成“漂亮的”和“具有颠覆性的”。当这一切成为新常规时,一个品牌便真正地实现了转型。

在过去五年里,Native 和惠普的 Stacy Wolff 团队组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设计团队之一:真正的协作和共同的目标感让他们得以超越所有商业愿景。当然,这不过是一个开始。

将 110% 市场份额的增长单一地归功于设计的力量似乎有些狂妄自大,但如何实现这一点的原因却是十分清晰的:就一家公司的转型而言,做得到的人总是比光说不做的要强,屡屡如此。